我和姐姐的那一夜..

 
63.3K

我和姐姐的那一夜..

現在回想起我和姐姐的那一夜,依然能感受到當初的刺激與興奮,我和姐姐的那一夜是我的第一次,也是姐姐的初夜。我知道我做了錯事,我不應該和姐姐在那一夜發生不該發生的事情,不知道以後還有沒有臉見姐姐。

  今年的初四,爸爸媽媽帶我去姨媽家走親戚。我有一個表姐,今年21歲,正好比我大三天,但是表姐學習比較好,今年已經大三了,而我還在高中混著。以前每年都是我媽媽過來,但是今年姨媽說表姐回來過年了,正好我們也好幾年沒有見面了,讓我也一起過來。姨媽家在西安,我們驅車六個多小時才到那裏。表姐去接的我們,見到她的時候,我都不敢認了,身材高挑,至少也有一米六五的個子,穿著也那麽時尚,展示著她迷人的完美曲線。戴著淺灰色的帽子、棕色的眼睛,還飄逸著微黃的頭發。媽媽見到表姐,一把拉著她的手,誇侄女長大了,漂亮了,懂事了。

  小的時候,家人都在外地做生意,我和姐姐都是奶奶照顧著長大的。姐姐雖然大不了我幾天,可比我懂事,事事都照顧著我。上初中的時候,姐姐一家搬到了西安,我們也再也沒有見過面。

  剛吃過午飯,爸爸就說要趕回去,怕回去的路上堵車,再說路程又那麽遠。姨媽也沒有多勸,說要不然讓我在這邊玩幾天,反正開學還早,而且都那麽多年沒有見面了,正好姐姐也在家。于是我就留下來了。

  吃過晚飯,姐姐收拾好之後,我和姨媽一家人就在客廳裏看電視。也不知道陌生還是不習慣在這裏,總感覺沒有意思。姐姐一眼就看透了我,于是就帶我去她房間上網。我玩了一會飛車,姨媽說他和姨夫先睡覺了,讓我不要玩太久,困了就跟姐姐睡那好了。當時我們都沒有感覺有什麽不好意思,畢竟我和姐姐小時候就一起吃住,一起長大。

  飛車的任務完成之後就十點多了,姐姐說要不別玩了,早點睡覺,明天帶我去西安的景點轉轉。姐姐整理好被褥,我們就睡下了。

長大之後,我從來沒有近距離和女孩接觸過,更別說和女孩睡在一起。腦海中不停地幻想著曾經偷偷看過的那些A片,那些男男女女纏綿悱恻的面畫。越想腦子越亂,身體慢慢的起了反應,下面也堅硬起來。我雙腿絞在一起,局促不安。想想身邊躺著的是姐姐,我又有一種強烈的自責甚至是鄙視感。

  姐姐注意到了我的尴尬,問我怎麽了。我支支吾吾地答不上話來。她轉過身來面對著我,那一刻的畫面,或許會永遠的銘刻在我的腦海。在燈光的照耀下,我看到姐姐穿著米黃色的睡衣,絲薄如紗的睡衣下面,白皙的皮膚和黑色蕾絲胸罩清晰的呈現在我的視線裏。我愈發狂躁,頭腦一熱一把抓住了姐姐的乳房。我當時在想,如果姐姐拒絕或者生氣,我就轉身睡去,永遠不會在見姐姐。姐姐當時大吃一驚,我擡起頭看著她,她的表情從吃驚慢慢變得平靜,微笑的看著我。姐姐的身體動了一下,我以爲她生氣了,于是放開了手,慢慢的低下了頭。

  姐姐脫下了睡衣,一把抓住了我的手摁在了她的胸口。我分明的感覺到她的胸口跳的厲害。這次吃驚的是我,可是姐姐的舉動卻給我了勇氣。我挪動身體,緊緊的抱住了姐姐。

  姐姐的頭發散發著一種迷人的香,我攏開她的頭發,看著她的臉龐。姐姐的嘴唇慢慢的靠近我,直到她貪吮的咬著我的嘴唇和舌尖。

  “幫姐姐解開胸罩吧。”她在我耳根問我。

  就那樣,有情有景之下,我解開了姐姐的胸罩。

  姐姐穿的是C罩杯,解開胸罩,她的雙乳傾瀉而露。她握著我是雙手放在雙乳上面。姐姐的舉動讓我抛開了一切顧忌。那豐腴的乳房直直的挺著,讓人滴涎欲饞,我雙手用力的來回揉摸著,進而大口大口的咬著,吸吮著姐姐的乳頭。姐姐一只手也伸到了我的下面。

伴隨著姐姐的喘氣聲,我們脫下了身上唯一的內褲。看著姐姐白淨如兮玉體,嗅著特有的女人體香,我雙手捧著她的乳房,瘋狂的咬著她的乳頭,舌尖在她的身上遊刃有余的遊走著。姐姐也緊緊地撰著那個堅硬的東西,時松時緊。

  我用手指輕盈摸著姐姐的耳根、嘴唇、乳房,姐姐使勁的向下拉我的手,劃過乳房向下,我是手指碰到了姐姐的下體,那酥軟的下體輕輕的蠕動著,不斷著分泌著濕濕的液體。我的手指不停的來回移動,姐姐的喘氣越來越粗,我的神經也繃到最緊。姐姐呻吟著說想要。

  我慢慢的爬到了姐姐的身上。姐姐雙腿倒V字呈開。跟著姐姐的呻吟聲,我進入了她的身體。我們抛開倫理,抛開道德,彼此狂熱的用力的要這對方的身體,無比惬意。

  事後,姐姐躺在我的懷裏,把頭放在我的胸膛上。抱著姐姐的身體,猶如一個溫暖的棉花被。

  “姐姐,你會不會懷孕?”我問。

  “當然會啦,如果姐姐懷孕的話,就把孩子生下來。”姐姐擡頭看著我說。

  我嚇壞了,我在想如果家人知道的話,不管姨媽還是爸爸媽媽,都不可能原諒我的。我以後也沒有臉在見到他們。

  姐姐看出了我的擔心,她笑著對我說,不可能懷孕的,因爲她的經期剛剛過去,屬于安全期。

  我和姐姐的那一夜發生後,我沒有睡覺,羞愧和興奮,憤怒和麻木,各種複雜的情緒充斥了我的大腦。

  第二天起來,我都沒敢看姨媽一眼。姨媽說讓姐姐帶我出去玩,我說不想去,下午的時候,我就買了回家的車票。

  車上的時候,我給姐姐發信息,“對不起……姐姐,昨天……是我錯了……”我語無倫次地給姐姐道歉。“沒有事,傻瓜,姐姐怎麽可能會怪你呢。”姐姐給我回信息說。我不知道姐姐最終會怎麽想我。我肯定不會告訴爸爸媽媽的,而我相信姐姐也一定不會告訴姨媽,但是總有一種感覺,好像一切他們知道了,因爲這幾天我每次看到爸爸媽媽,都感覺他們要責罵我一樣。我不知道明年的春節還要不要去姨媽家,因爲我真的不知道要怎麽樣面對姨媽和姐姐。

  我現在都不知道是後悔還是自責,事情都過去幾天了,我還是覺得內心堵的悶,這種事情該怎樣才能忘記呢?




相關閱讀